任正非接受专访:希望国家繁荣富强不要再让人

时间:2019-05-30

  任正非称,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所以如果文化素质不够,连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

  主持人:当外界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一个时刻,您反而有点超然事外,要谈教育,教育还是您最关心的事情,为什么?

  不是有人提过吗?既然有备胎你为什么早不用呢?我们就是为了西方公司的利益,我们不让西方的利益被挤榨了,朋友就变多了。你看我压制住公司不要做8K电视机,日本、韩国所有的电视机用的是我们的芯片,用的是我们的系统。

  有网友在微博分析称,华为手机在Mate20系列开始,高端机的WIFI、GPS、蓝牙、FM等芯片全部切换为自研,是多么的正确呀!这个切换不是那种低质量的替换,而是更上一层楼。部分相关通信性能在中国电信实验室测评也是在业界第一。

  任正非: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奖章,上面写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会死,我们为什么把死看得那么重呢?我们梳理一下问题,哪些去掉,哪些加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高端产品美国也没办法,我们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国。

  在专访中,主持人问任正非,为什么要操一份也许在别人看来是闲心的心?任正非回答道,“爱国,爱这个国家,希望这个国家繁荣富强,不要再让人欺负了。”

  在任正非看来,从华为遭遇美国禁令到近期不断升级的中国和美国贸易摩擦,实际是科技实力的较量,根本问题还是教育水平。

  任正非:跟这个东西我这么讲,我们曾经是准备用一百亿美金把这个公司卖给一个美国公司,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再发展下去就和美国要碰撞,一定要去碰撞。因为卖给人家的时候,合同也签订了,所有手续办完了,那么我们穿上花衣服,就在海滩上跑步,比赛跑步,比赛打乒乓球,但是这个星期美国公司的董事会发生变化,新董事长否决了这项收购。那么好,我们回来再讨论,我们还再卖不卖,少壮派是激进派,坚决不再卖了,那不再卖我们就说十年以后我们就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遭遇的时候我们肯定是输家,我们拼不过他们刺刀,他们爬南坡的时候是带着牛肉、罐头、咖啡在爬坡,我们这边背着干粮爬坡,可能爬到山上我们还不如人家。好,那我们就要有思想准备,那思想准备我们就准备备胎计划出来了。当然今天有人也说5G将来会不会分裂成两种标准,西方一种标准、东方一种标准,我认为是不会的,因为人类好不容易统一了一个标准,为共同的全球云社会服务,这样两种标准就是两朵云,这个东西将来是很难交融。对吧?

  华为公司也曾在其年报中透露:华为在标准组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等各类产业组织中积极贡献,加速产业发展,做大产业空间。华为加入了400多个标准组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担任超过400个重要职位。2018年,我们提交标准提案超过5,000篇,累计提交近60,000篇。

  科技网站“AndroidAuthority”在同日报道中分析称,暂时失去会员资格并不意味着华为无法生产使用Wi-Fi的产品,但华为今后对Wi-Fi技术的未来发展将不再有发言权。

  【解说:如今海思旗下已经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五大系列芯片,分别运用在智能设备、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不同领域,其中麒麟芯片已经成为华为手机构筑竞争力的重要武器,一些独立分析师认为,华为的芯片研发能力已经居于世界前列,也正是因为有了海思的备胎,任正非表示美国禁令对华为的影响很小。】

  任正非:你想想我将来会是养花的人吗?首先问我太太,她信不信我养花,她不相信我会养花,我说我退休根本不相信我,你别说那个话,我根本不相信你会退休,你不干到走不动你就不会退出舞台的。

  此外,任正非还举了一个俄罗斯科学家的例子,这小伙子不会谈恋爱,只会做数学,来到华为十几年天天在玩电脑,别人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有一次,华为一个管理五万研发人员的人到莫斯科去看他,打个招呼,一句话就完了。而任正非给他发放院士牌牌的时候,跟他讲话,特也是三个“嗯,嗯,嗯”完了。但是,有一天这位俄罗斯小伙子突然跑过来告诉任正非,他把2G到3G的算法突破了,华为马上在上海进行实验,而华为也因此在这个领域一下就领先全世界。

  任正非:对,华为的未来不用我想,我们下面的人就应该想得比较清楚,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我支持一下就行了。我不需要具体地去操心华为太多的事情。我在华为已经是个傀儡了,这傀儡就是人家来问你一下就算数,不问我,我就不知道。

  我就举个例子,俄罗斯有个科学家、小活字、大数学家,我今天早上跟他们说,你们有合适的女朋友给他介绍一下,这小伙子不会谈恋爱,就是只会做数学,他到我们公司来十几年天天在玩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然后我们管五万研发人员的人到莫斯科去看他,打个招呼,一句话就完了。我给他发这个院士,他是院士,我给他发那个牌牌的时候,跟他讲话,嗯,嗯,嗯,三个嗯完了,没有了。

  主持人:但是既然您如此定位自己在华为的位置,您为什么不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赶紧退休去上一个数学的学位呢?

  标准组织、开源社区、产业联盟之所以能发挥如此巨大的作用,根本原因在于其所有活动都遵循透明、公开、公平、无歧视等原则,并符合反垄断法的要求。只有当各组织真正贯彻并切实维护好这项基本原则,开放给所有愿意参与到其中的任何人或单位,才能让产业链各环节通力协作,促进产业生态的良性发展。

  首先是前不久,芯片设计商ARM告诉员工,它必须暂停与华为的业务。由于ARM的设计构成了全球大多数移动设备处理器的基础,BBC采访的分析师认为,这对于华为会构成“难以克服”的打击。

  此外,负责制定SD存储卡标准的“SD协会”(SDA)也将华为的名字从协会成员名单中删除了。在给媒体的回复信中,该协会证实自己“正在遵守美国商务部的命令”。

  5月21日晚间,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华为自己的操作系统(OS)将可能面市。届时华为操作系统还将兼容全部的安卓应用。

  目前,多家外国科技网站分析,这一轮接连被多个国际标准和产业制定组织除名的消息,并不会对华为的产品和服务造成什么直接的影响,但会对华为在全球相关技术领域的“地位”带来一些冲击。

  主持人:就在当年2004年甚至更早的时候中美关系一切正常,而且国际供应链一切正常,为什么您会预想假如这个世界不正常怎么办?

  主持人:换句线天的临时执照,您怎么看这90天,90天您可以做什么?另外,如果这个新闻是线天又被取消了,您又怎么看待这种反复?

  “在CPU方面,华为买的是ARM的V8永久使用权,可以消化它的东西也可以修改。”邬贺铨称,华为实际上已经很熟练的掌握ARM的设计以及架构的修改,因此也不见得非要ARM再继续提供V9,华为也可以对它进行升级。

  任正非:我就觉得中美贸易的根本问题还是科技教育水平,国家一定要开放,才有未来。但是开放一定自己要强身健体,强身健体的最终是要有文化素质。

  标准和产业组织,应该秉持公开、开放的原则,不应该限制、暂停或者终止任何遵守该组织章程的会员参与公开组织活动的权利,更不能因为任何国家、组织或个人的政治行为而阻碍全球产业界在公开标准中的合作与贡献;否则将破坏标准与产业组织自身透明、公开、公平、无歧视的原则,动摇组织的生存基础,影响组织目标的达成,甚至给组织自身及其成员带来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的风险,也会造成标准的碎片化,无法构建全球信息与通信行业统一的开放标准,加大产业链各环节的成本和风险。

  任正非:这90天已经对我们没有多大意义,因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就不需要90天,对吧。但是借此我要来讲一讲,我非常感谢美国公司,这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我们公司成长,他们做出了很多无私的贡献,教明白了怎么去走路,特别是在今天危机时代,正体现了美国企业的良心。应该是前天晚上徐直军在半夜,我记不得了大致两三点钟,打电话给我,报告了美国企业的努力,正确对我们的情况,我流泪了,我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主持人:我们把这个谈教育的背景再放得宽一点,如果教育是这样的现状的话,我们怎么去面对现在以及未来很有可能持续的中美贸易争端?

  据报道,制定无线技术标准的Wi-Fi联盟和制定SD存储卡标准的SD协会均将华为移出了会员名单。另外,JEDEC(固态技术协会)称华为已自愿撤回其在该组织的会员资格。

  任正非认为,要从最基础抓起,要尊师重教,能真正这样子,将来这个国家二三十年、三五十年有希望。这个二三十年,人类一定爆发一场巨大的革命,这个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特别是美国看得最清楚。

  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是关心我们国家。如果不重视教育,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因为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为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所以我们的人的文化素质不够,至少你没受过大专或者大学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

  5月28日深夜,康美药业(现已经ST)连发9则公告,回应上交所问询,回应媒体关切,回应股价波动。

  标准是ICT信息与通信行业科学技术发展和生产力进步所依赖的重要手段, 开放统一的标准促进产业链的协同合作,帮助为客户和消费者提供更高性价比更优质的产品与服务。基于标准的ICT技术蓬勃发展,大大推动了信息社会的发展。这些成就,离不开众多标准组织、开源社区和产业联盟等开放产业组织的贡献和共同努力。

  主持人:就在当年2004年甚至更早的时候中国美国关系一切正常,而且国际供应链一切正常,为什么您会预想假如这个世界不正常怎么办?

  任正非:就像你家的土地,牛粪、猪粪撒在地里面一样的,土壤肥力好了是你们家过几年庄稼就可以多收,我们现在讲要加大战略投入就是这个原则。

  任正非:他们怎么会憋着?回去老婆老表扬他,他老婆一天出去买好几个包,回来就说你看这包好不好看?不就是表扬他了吗?他不挣那么多钱老婆拿什么去买包?

  任正非:在温哥华,软禁状态。她是软禁不是监禁,四周都有警察包围着的,但是生活还是自由的。

  这些基础的科学走到这一步,如果没有从农村的基础教育抓起,没有从一层层的基础教育抓起,我们国家就不可能在世界这个地方竞争。因此我认为国家要充分看到这一点,国家的未来就是教育。

  至于专利,华为也有很多,多方交叉授权协议也不会失效。如果公开标准不给华为用,一个是估计会违反欧洲反垄断法,另一个华为也是专利大户,没有华为专利一些标准也会瘫痪。所以怎么可能会出现华为不能用这些技术标准呢?

  任正非:不是,战略投入不够,我们战略投入不够,我们战略投入够一点,那我们今天的困难就少一点。

  【解说:在华为总公司接待大厅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华为出品的《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的公益广告片,2018年10月28号起这则公益广告片开始投放媒体,任正非想通过尽可能多的渠道来呼吁社会各界重视基础教育,呼吁国家加强基础科学的研究和创新。】

  任正非:不需要,希望他们没心态,平平静静、老老实实种地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多为国家产一个土豆就是对国家的贡献;多说一句话,浪费别人的耳朵,对吧?

  任正非:我们已经够多了,要不要讲讲把他们常务董事会去年利润太多的检查拿来给你看看,我还没批示。

  5月28日,据新华网消息,日前中央媒体就稀土行业问题对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进行了专访。

  主持人:您认识到了这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但是您企业再大,也就是一家企业,您能为改变这个社会问题做些什么?

  任正非表示,当然今天有人也说5G将来会不会分裂成两种标准,西方一种标准、东方一种标准,我认为是不会的,因为人类好不容易统一了一个标准,为共同的全球云社会服务,这样两种标准就是两朵云,这个东西将来是很难交融。

  任正非:为什么要外界知道呢?我觉得不需要外界知道。欺世盗国家领奖的人不是真发明人,不会让真的发明人去领奖,傻乎乎把他照片贴到网上?你看网上其实何庭波的照片都是假的。我最近经常看到少量的时候她的照片是真的,多数时候不是她。

  任正非:第一点,我们从来就没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的题词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我们为什么把死看得那么重?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梳理一下我们存在的问题,哪些问题去掉,哪些问题加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一些高端的产品美国也没办法,因为我们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国。

  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国今天把我们从北坡往下打,我们顺着雪往下滑一点,再起来爬坡。但是总有一天,两军会爬到山顶。这时我们决不会和美国人拼刺刀,我们会去拥抱,我们欢呼,为人类数字化、信息化服务胜利大会师,多种标准胜利会师,我们理想是为人类服务,又不是为了赚钱,又不是为了消灭别人,大家共同能实现为人类服务不更好吗?

  【解说:任正非对于教育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这和他在偏远地区做了一辈子教师的父母有关,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的遭遇,父母曾经叮嘱任正非兄妹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

  任正非:因为我父母是乡村教师,父母跟我们讲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对我们人生选择,你做啥都不管,但是今生今世不准做老师,我们印象很深刻,果然我们后来都没有做老师的。但是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没有老师这个社会怎么办?问题就要改变对教师的政策。所以我才说再穷不能穷教师,就是说再穷也要对未来投资,就像我们战略投资一样,我们每年给大学那些教授支持的钱数额都是巨大的。说我有实力,是因为我对未来有投资。如果我们国家对教育也是这样,教育也是国家的未来,如果我们的教育像日本一样,像北欧一样,像德国一样,像这一样,那我们国家还担心什么和美国竞争的问题?今年稍微不行,明年就出来几个优秀的人,就领着又冲上上甘岭了。如果说我们教师的待遇不高,孩子们、优秀的人都不愿意去当老师,那只会马太效应,越来越差,越来越差。优秀的人愿意当老师,只会越来越优秀,马太效应就是这个效应,对吧。

  任正非表示,华为有充分的人才储备。华为可以在世界各国网罗最优秀的人才,比如英国建芯片工厂,可以从招动手能力很强的德国招博士,华为还可以用五六倍的工资,在新西伯利亚大学里面把世界计算机竞赛的冠军招进来。因为华为在俄罗斯提高了工资待遇,俄罗斯很多博士科学家就争着到华为工作。

  任正非:昨天晚上半夜上网,看到这张照片,很像我们公司,一边飞一边修飞机,争取能够飞回来。

  外界担心由于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影响到孟晚舟在加拿大的引渡诉讼。】

  针对有个别行业组织暂停华为的会员资格,5月26日,华为发布声明称,华为现在和未来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不会受个别违背透明、公开、公正、无歧视原则的组织和其行为的影响。

  主持人:针对社会对华为的关切,5月21号上午任正非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集体采访,在华为方面给记者提供的资料中有这样一张图片:一架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弹痕累累的飞机依然坚持飞行,终于安全返回,飞机下面是一行大字: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

  任正非:一直也在用,没有说不用,只是说现在可能就是他们挺身而出,主要以他们供应为主体。如果说正式断了以后,如果是美国继续恢复供应,他们还是继续少量生产。

  任正非:它本来就是一个英雄,你想他们奖牌拿了多少,这个职级有多高,各方面的收入有多少,我就问过他们,他们说默默无闻。我说钱少了吗?不少。那就行了吗?

  任正非呼吁,要提高老师的待遇,再穷不能穷教师,让社会各界都来重视基础教育。

  任正非:海思本来就是英雄。看看他们奖牌拿了多少,职级有多高,各方面的收入有多少??海思的员工回家被老婆表扬。老婆出去买很多包,回来问他们好不好看,不就是表扬他们吗?他们不挣那么多钱,老婆拿什么去买包?

  他表示,任何时候华为都是在做一个商业性的东西,商品的买卖不代表政治态度。怎么买苹果手机就是不爱国?不能这么看,“商品就是商品,商品是个人喜好构成的,这根本没啥任何关系”。媒体炒作有时候偏激,偏激的思想容易产生民粹主义,对一个国家是没好处的。

  【解说:在任正非的话语体系里,与基础研究一直相提并论的是基础教育,他认为我国目前基础研究方面水平不够,和基础教育跟不上直接相关。为此,他曾自费请权威机构的专家进行中国基础教育状况的调查研究。】

  任正非表示:美国今天把我们从北坡往下打,我们顺着雪往下滑一点,再起来爬坡。但是总有一天,两军会爬到山顶。这时我们决不会和美国人拼刺刀,我们会去拥抱,我们欢呼,为人类数字化、信息化服务胜利大会师,多种标准胜利会师,我们理想是为人类服务,又不是为了赚钱,又不是为了消灭别人,大家共同能实现为人类服务不更好吗?

  从我们公司的缩影就要看到国家放大来看这个国家,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否则国家是没有竞争力的。

  在任正非看来,从华为遭遇美国禁令到近期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实际是科技实力的较量,根本问题还是教育水平。

  任正非:一样,我们可以讲,在日本一个小学教师娶一个电影明星做太太,但以前是有名字的,现在我不讲这个名字了,很正常,不觉得不荣耀。当然我们国家七十年来有巨大进步,这三十年也有巨大改善,对吧?教师的生活也有大的进步。但是我们要看到他们是我们祖国的未来,他们是国家未来,他们担负着花朵,给花朵浇水的人。我们都不给花朵浇水的人一种事业心、一种使命感的话,他就少浇两次水,花枯萎了,我们不就是一个乔布斯少掉了吗?

  任正非:不担心。因为现在我女儿本身也很乐观,她自己在自学五六门功课,她准备读一个“狱中博士”出来,在监狱里面完成这个博士学历出来,她也没有闲着,每天忙得很,我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她妈接电话或者她老公接电话说忙得很。我说忙得很,赶快过来接个电话,她说很忙的,充实得很。

  他也不希望民众对华为有什么态度,“不需要,希望他们没心态,平平静静、老老实实种地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多为国家产一个土豆就是对国家的贡献。”

  任正非:不会,在我们没有受到美国打压的时候,孟晚舟事件没发生的时候,我们公司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惰怠,大家的口袋都有钱了,不服从分配,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工作,是危险状态了。现在我们公司全体振奋,个战斗力在蒸蒸日上,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呢?应该是在最佳状态了。

  主持人:任总,像您刚才所说的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就以人才为例,他会影响到华为公司未来若干年的发展?

  主持人:可能很多人就不大能理解刚才您说的这样一句话,有的时候方面着这个钱不挣,要让别人去挣,这是什么样的考虑?

  任正非:那有翻译,不需要懂中国话的问题。就是说他不善于打交道,他十几年默默无闻在干啥我们并不知道。突然告诉我,我们把2G到3G突破了,这个算法突破了,一讲,我们马上在上海进行实验,实验确实证明了,我们就这么一下就领先全世界。

  主持人:因为是他们教给我们怎么走路,怎么能够成长,今天让您,让华为公司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复杂里面有不公的也恰恰是这个国家。

  但今日在贵阳举办的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发表演讲时谈及华为事件称,华为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即便其他企业不给支持,也能对EDA工具进行不断的完善。

  华为现在和未来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不会受个别违背透明、公开、公正、无歧视原则的组织和其行为的影响。华为也将在遵守适用的法律法规基础上,一如既往地积极参与到相关标准与产业组织中,通过不懈贡献,与客户和伙伴一起,构建良性健康、公平开放、可持续发展的产业生态。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不是有人提过吗?既然有备胎你为什么早不用呢?我们就是为了西方公司的利益,我们不让西方的利益被挤榨了,朋友就变多了。你看我压制住公司不要做8K电视机,日本、韩国所有的电视机用的是我们的芯片,用的是我们的系统。

  主持人:我们就按照一切惯常的发展而没有出现中间的这种意外的话,在您的构想中海思它的存在应当是一种什么情况?

  余承东表示,华为始终坚持打造自己芯片的核心能力,坚持使用与培养自己的芯片。除了自己的芯片,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

  而26日晚上,央视华为创始人、CEO任正在华为总部接受央视《面对面》的独家专访。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在技术上其实也对今天被这些标准组织暂停会员的局面有所准备了。去年10月华为就已经在其新发布的旗舰手机上结束了对SD记忆卡的依赖,转而发布了一款自己研发的,可以直接插在手机sim卡卡槽的 “NM手机存储卡”。

  任正非:跟这个东西我这么讲,我们曾经是准备用一百亿美金把这个公司卖给一个美国公司,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再发展下去就和美国要碰撞,一定要去碰撞。因为卖给人家的时候,合同也签订了,所有手续办完了,那么我们穿上花衣服,就在海滩上跑步,比赛跑步,比赛打乒乓球,但是这个星期美国公司的董事会发生变化,新董事长否决了这项收购。那么好,我们回来再讨论,我们还再卖不卖,少壮派是激进派,坚决不再卖了,那不再卖我们就说十年以后我们就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遭遇的时候我们肯定是输家,我们拼不过他们刺刀,他们爬南坡的时候是带着牛肉、罐头、咖啡在爬坡,我们这边背着干粮爬坡,可能爬到山上我们还不如人家。好,那我们就要有思想准备,那思想准备我们就准备备胎计划出来了。当然今天有人也说5G将来会不会分裂成两种标准,西方一种标准、东方一种标准,我认为是不会的,因为人类好不容易统一了一个标准,为共同的全球云社会服务,这样两种标准就是两朵云,这个东西将来是很难交融。对吧?

  任正非:从来都是学生超过老师,这不是很正常的?学生超过老师,老师不高兴,打一棒,是可以理解的。世界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是一对父子发明的,叫伯努利,伯努利这个父亲嫉妒自己儿子在空气动力学上超过他,残酷地迫害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是他的学生,美国是我们的老师,看到学生超过它不舒服也是存在的,没关系。写论文的时候加一个名字,把它放在前面就行了,我放在后面不就完了吗?

  主持人:这样我就能理解为什么您在大家都再灌注中美贸易争端,在关注这个背景下,华为的未来的时候,您不关心这个,您关心的是我们的教育。

  华为在声明中强调,华为也将在遵守适用的法律法规基础上,一如既往地积极参与到相关标准与产业组织中,通过不懈贡献,与客户和伙伴一起,构建良性健康、公平开放、可持续发展的产业生态。

  任正非:我跟您讲,我动用公司的钱是集体的钱,这是要有流程和表决的,我动用自己的钱管不着。比如说我最近去了普洱市,它把地方文化搞得很有特色,我那天看了一场一个村庄的演出,我很感慨,我说那我得送点什么呢?我就送你五台钢琴,我就发五台钢琴。我给贵州省的捐献大概有上千台钢琴了,也是我自己捐献的。我希望从青少年开始,就不要单纯就是数理化,应该有全面的思乡曲发展,奠定一个广阔的文化基础,对吧。

  任正非称,现在华为员工全体振奋,个个战斗力在蒸蒸日上,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呢?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最佳状态了。

  对于用人,任正非则表示,为什么要自己变成一个完整、完美的人?完美的人就是没用的人,所以华为从来不用完人,如果一个人总是追求完美,就知道他没有希望,相反,如果这个人有缺点甚至缺点很多,就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个人,看在哪方面能重用他。

  任正非:现在海思有大量的基础理论,这个基础理论也是战略研究院在外面撒胡椒面形成的,它没有基础理论它咋能走到这个程度。

  任正非:我能看到科学家真实的研究,能达到的水平,达到这个水平的难度我知道,我认为要从最基础抓起,要尊师重教,能真正这样子,将来这个国家二三十年、三五十年有希望。这个二三十年,人类一定爆发一场巨大的革命,这个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特别是美国看得最清楚。看得最清楚,他们才能打你这个出头鸟。他们没想到我们早就准备消灭不了,他们没想到,他们以为架起几门炮就吓唬一个国家的时代还是那个时代,可能误判了,对吧。因为抓起我们国家一个人就摧毁了我们的意志,这个也误判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国家其实从今天抓起,如果我们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好多都是博士硕士了,就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去搏击,争取国家新的前途和命运,这才是未来。

  任正非称,他不接受“民族英雄”这类称号,他自嘲为“狗熊”,“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我从来都不想当英雄。”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号,加拿大当局应美方要求扣留了在加拿大机场转机的孟晚舟。美国随后澄清正在寻求对孟晚舟的引渡。十天之后,2018年12月11号,加拿院做出裁决,批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当晚走出法庭的孟晚舟发朋友圈表示: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配图就是那张芭蕾脚的华为广告图,上面写着“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对于他自己,任正非表示,他是最典型的短板不行,个笨得要死,那个笨得要死。在家里经常太太、女儿都骂。但是,任正非表示,他不会管那些短板,而是只做长他这块板,再拼一块别人的长板,这样拼起来就是一个高桶了。

  任正非: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比如硬件、铁路、公路、交通设施、城市建设、自来水、各种环境的硬设施。硬设施是没有灵魂的,灵魂在于文化,在于哲学,在于教育,一个国家有硬的基础设施,一定要有软的土壤,没有这些软的土壤任何庄稼不能生长。为什么别人不会提这个问题,我会提这个问题,我们真正在科学技术上是领导这个世界的,我能看见我们科学家的工作状态,我只要一出国,到了任何一个研究所,每个科学家都争着上来讲他的方程。十年、二十年以后这些东西产生的结果,比如他演示系统方程给我看,说这个将来毫米波可能会给人类提高一百倍的带宽,但是只增加两倍的钱,就是你多出两分钱,你就可以获得一百倍的带宽,所以穷人都能消费起了。

  华为又刷屏了,消息称,WiFi联盟暂时撤销华为会员资格,华为将无法参与未来无线技术标准的制定;负责批准和认证所有蓝牙设备的Bluetooth SIG可能也会暂停华为蓝牙技术的授权;华为也从SD协会的成员名单中消失。

  任正非:没有叫他们备胎过,跟我们市场系统、研发系统同等重要的部门,他们就是正常拿工资、拿奖金,人人都一样戴大红花。

  【解说:在中美贸易战升级,华为遭受明显不公正打压的当下,任正非对国家基础研究、基础教育的焦虑愈加强烈。】

  任正非:对。我们可以在世界各国网罗最优秀的人才,比如英国建芯片工厂,我们从德国招博士过去,因为德国博士动手能力很强,我们可以在新西伯利亚大学里面把世界计算机竞赛的冠军,用五六倍的工资招进来,我们在俄罗斯提高了工资待遇,俄罗斯很多博士科学家就争着到我们这来工作。

  主持人:您反对的是那种盲目的在补短板的过程中,这种所谓的知识产权的创新。

  任正非:这本来就是可能长期,我们准备打持久战的,我们没有准备打短期突击战,我们突击战也打,我们以后也可能强大,我们度过这个磨合阶段,产品切换磨合这个阶段,其实我们可能更强大了。

  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实行问询式审核,通过一问一答的方式,将以往低调神秘的审核过程公之于众。

  Wi-Fi联盟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称:“Wi-Fi联盟在不剥夺华为会员资格的情况下完全遵守美国商务部的命令。Wi-Fi联盟暂时限制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参与(美国商务部)命令中所涵盖的Wi-Fi联盟活动。”

  谷歌安卓方面,Android官网的展示界面,移除了华为Mate X和P30 Pro两款设备。此前,谷歌曾宣布暂停与华为合作,华为海外版不能更新安卓应用。随后,任正非表示,华为与谷歌都在想办法解决问题。

  任正非:不接受,狗熊。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我从来都不想当英雄。任何时候我们是在做一个商业性的东西,商品的买卖不代表政治态度,这个时代变了,怎么买苹果手机就是不爱国?哪能这么看?那还开放给人干什么。商品就是商品,商品是个人喜好构成的,这根本没啥任何关系。媒体炒作有时候偏激,偏激的思想容易产生民粹主义,对一个国家是没好处的。

  任正非称,我们从来就没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的题词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我们为什么把死看得那么重?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梳理一下我们存在的问题,哪些问题去掉,哪些问题加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任正非:开玩笑,他们也想去张扬一下,不允许,他们那个手机研发的人也跑到台上去演讲,我们就批评,老老实实回到科研室去,不要去社会上讲,让他们搞销售的去讲,你那个搞研发的不要去讲。

  任正非:关键美国和加拿大是法治国家,你要通过证据来证明她有没有罪。我们完全站在理上,世界都轰动了,加拿大最大的报纸头版头条的主要标题就写着孟晚舟事件是典型的国家违法事件。就像我们人民日报大标题写的是这个事件,你想一想我们不在理上,人家会有这样的东西吗?

  业内人士分析,央行的净投放主要是为了对冲包头银行事件、流动性趋紧等多重资金压力的影响。

  在专访中,任正非表示,为什么要自己变成一个完整、完美的人?完美的人就是没用的人,所以华为从来不用完人,如果一个人总是追求完美,就知道他没有希望,相反,如果这个人有缺点甚至缺点很多,就要好好观察一下这个人,看在哪方面能重用他。

  在采访中,任正非表示,反对那种盲目的在补短板的过程中,这种所谓的知识产权的创新。

  任正非:它有一个权威性,要做一个这样的报告,中央会相信,而且他们调查了全世界的教育,他们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主持人:今天记者会上您特别提出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是国家层面要考虑的事情。

  8、瑞银房东明:MSCI纳A因子上调至20%可为A股带来700亿美元净流入

  主持人问任正非,为什么要操一份也许在别人看来是闲心的心?任正非回答道,“爱国,爱这个国家,希望这个国家繁荣富强,不要再让人欺负了。”

  任正非:现在我们要讲两个故事,第一个德国,第二个日本。大家知道德国因为不投降,最后被炸得片瓦未存。日本也受到了强烈轰炸,日本投降。结果日本没有被完全摧毁,但是大量的工业基础被摧毁了。当时有一个最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我的人还在,我就可以重整雄风”,德国看得清清楚楚的,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而且所有房子修复了,而且修复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了,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得益于他们的基础。这点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这一点应该是很重要的。

  虽然在禁令下华为将无法对一些重要技术标准的制定发出声音,但这些行业本身也失去了华为这么一个很重要的技术供应者的参与。

  任正非还说,我们国家其实从今天抓起,如果我们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好多都是博士硕士了,就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去搏击,争取国家新的前途和命运,这才是未来。

  【解说:海思2004年成立,负责华为所有的半导体芯片以及核心器件的开发和交付,在华为内部的地位尤其重要,然而这个部门却异常低调,甚至在华为的架构中,一级部门找不到海思的身影。】

  暂时失去这些组织的会员资格,也意味着华为将在一定时间里失去影响行业技术发展方向的地位,在行业技术标准制定和适配上暂时只能做一个被动的“旁观者”,而不是一个主动“规则制定者”了。

  【解说:也就在华为被列为所谓的实体清单的第四天,美国商务部又发布了为期90天的临时通用许可,推迟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现有在美产品和服务所实施的交易禁令,而与此同时出现了一些美国供应商开足马力赶在禁令前加班加点给华为供货的现象。】

  【背景介绍:华为发布的这张飞机图片让人联想起他们曾经发过的另外一张图片芭蕾脚广告图,任正非曾经在达沃斯的会上说我们除了比别人少喝咖啡多干活,其实我们不比别人有什么长处就是因为我们起步太晚,成长的年限太短,积累的东西太少,我们得比别人多吃苦一点。所以我们这而一只芭蕾脚,一只很烂的脚。华为就是那么一只烂脚痛并快乐着,他解释着我们如何走向世界。而这张芭蕾脚的广告图还与任正非的女儿华为副董事长、全球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相关。

  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国今天把我们从北坡往下打,我们顺着雪往下滑一点,再起来爬坡。但是总有一天,两军会爬到山顶。这时我们决不会和美国人拼刺刀,我们会去拥抱,我们欢呼,为人类数字化、信息化服务胜利大会师,多种标准胜利会师,我们理想是为人类服务,又不是为了赚钱,又不是为了消灭别人,大家共同能实现为人类服务不更好吗?

  主持人:当很多人知道我来采访您的时候,他们都希望我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华为是不是已经到了最危险、最危难的时候?

  5月26日,华为副总裁鲁勇在2019年数博会发表演讲称,华为做5G已经将近十年,美国所有企业的5G核心专利占比不到15%,而华为一家就超过了20%。尽管面临着外部的巨大挑战,但今天的中国通信产业可以自豪的说,在5G行业上我们已经实现全球领先了。

  任正非表示,华为现在的处境并不是最危险的状态,“员工惰怠、不服从分配、不愿意去艰苦的地方工作,这才是危险状态了。”

  任正非:现在不能说是好事也不能说不是好事,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决定了。就不要去收回。

  主持人:说到这架飞机,我有一个问题给您,这架飞机可能之所以能够飞回来是因为它的要害部分没有受到伤害,有没有可能有一天这架飞机在飞的时候,它的发动机、油箱、它的要害部位受到攻击,那怎么办?

  任正非:坚决反对,我就是最典型的,就是短板不行。我在家里经常太太、女儿都骂,这个笨得要死,笨得要死。我这一生就是说短的,去你的,我不管了,我只做长我这块板,让我再拼一块别人的长板,拼起来不就是一个高桶了?为什么要自己变成一个完整、完美的人?完美的人就是没用的人,我们公司从来不用完人,一看这个人总是追求完美,就知道他没有希望,这个人有缺点,缺点很多,这个人好好观察一下,在哪方面能重用他一下,说他不会管人,就派个赵刚去做政委就行了。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