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中的确定生活

时间:2019-05-28

  

“不确定”中的确定生活

  当今,人类已经可以在局地进行人工降水,人工消雾也不存在科技障碍;已经能够发射新的人造卫星把原来运行在太空中的人造卫星粉碎,为将来改变那些可能撞击地球的小星体、陨石的轨道创造了条件……凡此种种,都是人类发挥能动性以“改变自然”的体现。 2010年夏天,我们来到北极斯匹兹卑尔根岛西北海岸北纬80度附近某海湾时,惊讶地拍摄到了北极熊捕鱼的全过程。我们看到,北极熊改变了“不下水”的习性,开始跳下冰冷的海水,抓鱼为食。因为这个改变,它们个个身体肥硕,与2008年我们看到的相比,有了天壤之别。北极熊都能适应环境条件,毅然改变捕食习惯,得到良好的生存,从它们的行为里,人类又能悟到什么呢? 北极熊生活在浮冰之上,以捕食海豹为生,很少下海,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然而,在1979—2007年间,北极海域浮冰面积逐渐减小,总计缩小达20%左右,使北极熊难以在浮冰上长久立足;加之某些国家对海豹大量捕杀,使本来就不多的北极海豹(占全球20%许)越来越少,北极熊更难在浮冰上捕杀海豹,其生存面临威胁。2008年,我们在北极点附近拍摄到的北极熊都瘦骨嶙峋,体重明显减轻,以至于可以从一块浮冰轻易地跳跃到另一块浮冰。 结果,从5月1日至7日,珠峰顶附近的风速都在8级以上,登山队从5月3日起连续从8600米营地向顶峰攀登,都因大风而失败。5月8日起,天气好转,但在山上的登山队员弹尽粮绝,只好在好天气抱憾下撤。而在珠峰南坡攀登的日本女子登山队于这个好天气过程中的5月16日登上顶峰,成为世界上第一支登上珠峰的女子队伍。 科技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最为紧要的是,我们怎样对待这些预测,怎样选择自己的行为方式?在漫漫的科学探险考察生涯中,在与大自然的无限接近与亲密相伴中,我得到了答案:承认人类在自然面前的局限,承认“不确定性”的存在,同时也看到人类活动对于自然的影响,从而尽可能地适应自然、调整自身,在大自然与自身之间寻找最佳结合点,知天知己,快乐生活。 然而,创造条件来适应环境变化,这仅对于较小的时空条件而言是有效的。例如,目前人工降水只能改变降水在全球的分布,还不可能改变全球降水的总量;局部空间加温或降温或可实现,但尚不能改变整个地球的气温变化…… 我由此想起了1975年春的一件往事。当时,我随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1975年4月18日,国家登山队接到国家体委传来的电令:“据某某预报,今年雨季提前来临,5月7日后没有登顶好天,登山队务必于5月7日前登上顶峰。”我不同意电报对未来天气的判断,根据我和同事的预测,4月下旬和5月中旬各有一次利于登顶的好天气过程。但反对无效,只能执行。 由此可见,人类“改变自然”是非常有限的,地球和宇宙是不可能被人类征服的。“改变自然”成功抑或失败,关键还是看人类是否真正认识客观规律并遵循客观规律行事。 最近,我国知名气象学家叶笃正先生发表论文指出,气候预测存在不确定性,其原因可分为三类。其中,最基本的原因是数值模拟系统的混沌行为,也就是说,差异极小的两个气候初始场经过数值模拟后,可以发展成完全不同的气候状态。其次,人类对于气候系统的各子系统,即大气圈、水圈、冰雪圈、岩石圈和生物圈物理机制的认识仍然有限,因而,各科学家建立的子系统模式不同,预测结果也随之不同。最后,不确定性还来自对气候系统外强迫力的不准确认识。人类活动已经成为影响地球系统变化的一种强迫力,如何定量描述这一外强迫力,目前尚无妥善的办法。 这样看来,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人类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预测不可能百分百准确。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或许不是追问一个确定性的答案,而是理性看待科学预测的局限,学会适应的办法, 并有远见地改变生活方式,未雨绸缪地安排生活,而非依赖预测、盲目恐慌。这里,用得着英国哲学家罗素的名言:哲学探索的意义不在于对这个不确定的世界给出最终确定的答案,而在于使我们在不确定性中确定地生活。 编者按:春意将到,冬寒渐消。在即将过去的这个冬季,先是“千年极寒”的断言汹涌而来,又有“130年来最暖冬季”的预言萦于耳畔。多元资讯带来便利,也带来困扰。在自然的风云变幻面前,是追究一个确定的答案,还是安于“不确定”而自如自得地生活?曾14次走进南北极、21次踏上青藏高原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愿和大家分享与自然为邻的生活智慧—— 还好,我们继而预测出5月27日前后又有好天气,这次中国登山队的潘多等9位登山家抓住时机成功登顶珠峰,完成了测绘珠峰高程等科学任务。 顺应气候规律,我们的登山英雄安全地登上了顶峰,亲近了“第三女神”;而违背规律,按照主观愿望去攀登珠峰,就只能以失败而告终。这个事实再一次告诉我们:面对未来变化的不确定性,人类必须逐渐认识客观世界的自然面目,逐渐认识自己的自然面目,并尽可能地把自己的自然面目镶嵌在客观世界中的适当位置,才能与自然和谐共存、共同发展。知天知己,方能其乐无穷。对于整个人类如此,对于每一个人也应如此。(高登义) 人若迷失于种种各有其理的说法,丢弃了自己的判断与对自然规律的笃信,岂止“不会喝水”,怕是难以生活。 图/文 李卫森 人类是地球气候变化系统中的一员,地球气候变化的原因中有我们的贡献。因此,人类必须约束自己不利于气候的行为,力争与自然和谐,可持续发展。这正应和了生物学家达尔文对“适者生存”的阐释——“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快速反应的。”这种“快速反应”,就是认识并适应客观世界而改变自己的行为,甚至创造条件来适应变化。 ●哲学探索的意义不在于对这个不确定的世界给出最终确定的答案,而在于使我们在不确定性中确定地生活 先讲一个“预测未来100年气候”的线年,世界气象组织集中了当时各国最优秀的气候研究中心,预测未来100年的气候变化。最后一看,各中心预测的结果大相径庭。其中,预测100年内气候变暖的最高值与现代平均气温的差距高达7℃左右,超过了地质历史上气温的最高值,而预测未来100年气候变冷的数值模式,则比现代气温低2—3℃。这条不可能出现的变化曲线,令专家们啼笑皆非。 当今,气候变暖已经成为全世界密切关注的问题。由此出发,人们推导出了一些不同的结论,预测局部地区、某些时段的气候寒暖。既然是预测、假说,必定是有局限性的,有时候难免出现矛盾,令公众有无可适从之感。Golf-达夫纳打开在纪念大比分领先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