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世界杯赛场之外:另一场争取“同工同酬”

时间:2019-07-09

  伴随着赛场内外的出色成绩与女足球员们的不懈努力,她们对“性别平等”“同工同酬”的诉求也正收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支持。 去年10月,国际足联(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宣布,国际足联将把女足世界杯的总奖金从(2015年加拿大女足世界杯的)1500万美元提高到(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的)3000万美元。冠军球队将获得其中的400万美元。“这对女子足球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这肯定会进一步推动本届世界杯。”因凡蒂诺在新闻发布会上信心满满地说。 就在赫格贝格宣布退出国家队后几个月,2017年12月,挪威足协与挪威球员工会(NISO)代表签订了男女同工同酬的协议,提高女足国家队的报酬,将男足国家队的一部分商业活动收入转移给女足国家队,从而使男女足国家队每年都能获得600万挪威克朗的报酬。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这是全世界足球国家队中的首份收入平等协议。 面对女足姑娘们提起的诉讼,美国足协此前回应称,男女足国家队薪酬不同,是因为签署的“集体议价协议”(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中存在差别。《福布斯》杂志援引美国足协的一位代表的话称,集体议价协议中的差异不是基于性别,而是不同球队带来的不同收入等因素。 据女足队员的起诉书显示,美国女足国家队队员为国家队效力获得的收入明显少于男足。起诉书称,假设国家队每年踢20场友谊赛且全部获胜,女足球员最多可挣9.9万美元,即每场比赛4950美元,而男足球员可挣得26.332万美元,即平均每场比赛1.3166万美元。在这一条件下,女足球员的收入只有男足球员的38%。 今年3月8日,就在国际劳动妇女节当天,美国女足国家队的28名球员在洛杉矶的一家法院对美国足协提起诉讼。她们认为美国足协在国家队赛事中进行了“基于性别的报酬歧视”,而且没有给女足国家队的球员提供“平等的比赛、训练和出行条件”,对女足比赛的支持和宣传也不如男足比赛,因此违反了美国的相关法律。6月21日,在持续了3个多月的拉锯后,原告和被告双方同意在此次女足世界杯结束后进行调解。 除了美国女足队员的集体诉讼外,被称为“世界最佳女足球员”的挪威球员阿达·赫格贝格(Ada Hegerberg)的缺席,同样增加了“性别平等”议题在这届女足世界杯期间的热度。 美国女足对同等待遇的争取得到了多方的支持。就在女足队员提出诉讼的当天,由美国男足国家队球员组成的“美国国家足球队球员协会”(U.S. National Soccer Team Players Association)也发表声明,对女足国家队球员争取平等报酬的行动表示了支持。 除了收视纪录,在赛场上,本届世界杯赛场内也有一项值得称道的纪录——当地时间6月18日,巴西传奇球星玛塔(Marta)在对意大利的小组赛中打入一粒点球,帮助巴西以1比0的比分战胜意大利,就此她超越了德国男足球员克洛泽(Miroslav Klose),以17粒进球的数据成为男女足世界杯上进球最多的球员。 2015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46岁的帕特丽夏·阿奎特在被授予最佳女配角奖时出人预料地提到男女同工同酬的问题。“现在该是我们为男女同工同酬而战,为美国所有女性平等权益而战的时候了。”这番呼吁不仅得到了热烈掌声和台下老戏骨梅丽尔· 斯特里普、歌星詹妮弗· 洛佩兹都高举双手的欢呼,美国各大媒体迅速图文并茂刊出她的获奖感言,随之揭露的好莱坞男女演员薪酬的巨大差异,更是引发了全美、甚至是全世界对男女平等的深入探讨。 在带领球队赢得冠军后,美国女足国家队队长、本届世界杯“金球奖”(最佳球员)和“金靴奖”(最佳射手)双料得主、以34岁“高龄”成为世界杯历史上在决赛中进球的年龄最大球员梅根·拉皮诺(Megan Rapinoe)在接受采访时不忘表达对“平等”的诉求。 美国足协称,男足国家队比女足国家队带来了更多的收益,因此应当获得更多的报酬。美国媒体报道称,有一位美国足协的代表曾说:“(足球)市场现实如此,女性不应该得到和男性相同的薪酬。” 英国足球专家朱莉·韦尔奇(Julie Welch)在给《卫报》撰写的评论中指出,英格兰女足创纪录的收视观众数最令她高兴的是,女足比赛、女性报道和解说足球比赛、男性观看女足比赛,都变成了“正常”的事情。 2019年7月7日,法国里昂,2019女足世界杯决赛,美国女足对阵荷兰女足。 “我觉得我们周围很多人都期待我们能够成为一种向性别歧视宣战的力量,希望我们同这种不公正、不公平奋战到底,也期待我们能为女性争取更多权益。”拉皮诺当时说。 今年6月初,就在女足世界杯开幕前,赫格贝格接受挪威媒体采访时补充了自己退出的原因,称挪威足协对待女足队伍的态度不够平等,“没有平等对待训练以及努力进步的文化”。路透社援引挪威媒体的采访称,赫格贝格说在国家队的经历给自己带来了“深深的沮丧感”甚至是“噩梦”。 但美国足协称,起诉书援引的数据已经过时,新的集体议价协议中,每位国家队球员可以获得近27万美元的报酬,但这一协议并未公开。 “本届世界杯上每一名球员都展现出了最难以置信的精彩表现。现在是时候向前推进了。大家都期待通过对话,获得更为平等的对待,从而在世界范围更好地支持女足运动。”拉皮诺说。 英格兰球员、目前效力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俱乐部的托妮·达根(Toni Duggan,又译为德甘)在女足世界杯开始前接受《卫报》采访时坦诚,在她看来,英格兰的女足球员应该“得到更好的薪酬,但不是和男性一样多”。“我们现在还没有他们(男足球员)那样成功。他们能比我们带来更多的商业收益,也更加成功。”不过达根同时指出,在谈论报酬之前,女足运动需要更多的球场和配套设施。“对我而言,平等是有踢球的球场,是更衣室中有热水淋浴。” 2017年,赫格贝格宣布退出挪威国家队。据英国足球杂志《442》的报道,当时挪威在欧洲杯上表现糟糕,赫格贝格称挪威足协缺乏准备、执行和沟通工作,并表示自己退出的决定不仅是欧洲杯,更是基于自己在国家队长时间的经历。 当地时间7月7日晚,法国里昂奥林匹克公园球场,当美国女足最终赢得冠军奖杯后,看台上响起了“同工同酬”(equal pay)的歌声。 值得庆幸的是,相比往届女足世界杯,本届法国女足世界杯收获了空前的关注度。 对此,玛塔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她高兴的心情不仅仅是因为打破了纪录,也是因为能够代表女性取得这一成就。她还说:“我们在努力代表女性,并表明女性可以承担任何角色。”她认为,所有的参赛球队都是女性群体的代表,而且不仅仅是在体育方面,而是“全方位地争取平等”。 2018年元旦,冰岛首开先河,为男女“同工同酬”立法:员工在25人及以上的冰岛企业需要获得政府收入平等认证,否则将被罚款。拥有32.3万人口的冰岛此前已连续9年被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性别差距报告》评为“性别最平等国家”,即便如此,冰岛女性平均工资比男性低14%至18%。该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彻底消除不同性别的薪酬差距。 此次在法国举办的女足世界杯是1991年女足世界杯在中国首次举办以来的第八届赛事。回顾这八届女足世界杯,美国队的成绩不可谓不出彩——四次夺冠、一次亚军、三个季军。尤其在本届女足世界杯上,美国队七战全胜、获得23个净胜球(进球26个、丢球3个)创下赛事新纪录。在对阵泰国队时赢下13:0最悬殊比分的胜利,更为美国女足队收获“高光”时刻。 今年23岁的赫格贝格效力于法国的里昂俱乐部,帮助球队取得了欧冠四连冠,还在今年欧冠决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她于去年获得首届“女足金球奖”(Ballon d’Or),这是国际足坛最重要的个人奖项之一,2018年首次设立女足奖项。 然而,奖金翻番的举措,却并未让批评人士买账。要知道,在去年举行的俄罗斯男足世界杯上,总奖金是4亿美元,仅夺冠的法国队独得的3800万奖金就超过了今年女足世界杯的所有奖金总额。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早在2016年,拉皮诺、劳埃德(Carli Lloyd)、索尔布伦(Becky Sauerbrunn)、摩根(Alex Morgan)和索洛(Hope Solo)共5名美国女足国家队的球员就向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提出歧视投诉,这一投诉正是她们向法院提出诉讼的前提。今年2月,她们得到了准许起诉的回复,随后在3月联合队友正式起诉美国足协(索洛已退役,并未参加此次诉讼)。 拉皮诺同样不满于奖金的增加。她说,(奖金增加)1500万美元还不足以表明管理机构是真正关心女性运动发展的,她希望看到采取更有意义的行动,而不是随意增加开支。 据《华尔街日报》获得的美国足协审计过的财务报表显示,美国女足国家队虽然过去创造的收入少于男足国家队,但近几年来已经反超了男足。报道称,2016年至2018年,美国女足国家队带来的收入达5080万美元,男足国家队带来的收入则为4990万美元。单看2016年,女足国家队创造的收入就比男足国家队多出190万美元。九江学院附属医院召开感染防控排查整顿工作启, 众多欧美主流媒体每天都在显眼的位置报道女足世界杯的赛况,比如英国《卫报》网站为女足世界杯辟出了报道和评论专栏,法国24电视台网站在赛事期间一直将“女足世界杯”放在网页顶部的热词栏目中。 “我觉得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我们值得这些吗?我们应该获得平等的报酬吗?(男女足的)市场一样吗?’诸如此类的问题。”拉皮诺赛后向记者表示,球迷、球员甚至是赞助商都已经回答了是否应当“同工同酬”的问题,现在应当做的是探讨如何支持女足运动的发展。 而据法国TF1电视台的数据,法国1比2败于美国的1/4决赛也创下了法国本年度的收视纪录,共有1070万人观看比赛,而这达到了当时法国全国电视观众的51%。国际足联还称,巴西1:2法国的1/8决赛在巴西国内吸引到了超过3500万的观众,这也创下了女足世界杯单场收视人数的纪录。 不仅如此,在因凡蒂诺口中“非常重要”的奖金翻番之后,男女足世界杯总奖金额的差距仍然进一步拉大了——2014年巴西世界杯奖金为3.58亿美元,比次年的女子世界杯奖金多3.43亿美元,而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的4亿美元总奖金却比今年的女足世界杯多出3.7亿美元。在性别薪酬差距越来越大的背景下,女足世界杯奖金额度翻番的“进步”显得黯然失色。 2019年4月,美国女足与比利时队在洛杉矶举行了一场友谊赛,娜塔莉·波特曼、伊娃·朗格利亚等5名好莱坞女演员也出现在看台上,支持美国女足争取平等报酬的努力,而这几位演员也正是好莱坞同工同酬、反对性骚扰倡议的支持者。《纽约时报》指出,这些活动的支持者认为,美国女足争取“同工同酬”的努力与当下的反性骚扰、少数族裔平权等争取社会公平的活动是一致的。 本届女足世界杯的观赛人数也创下了诸多纪录。据英国媒体的报道,7月2日英格兰1比2输给美国的半决赛是英国本年度观众最多的电视转播节目,峰值观众数达1170万,平均有1030万观众观看了整场比赛——这还没有包括在网上和公共场所观看比赛的人数。 不仅是国家队,男女足职业联赛中的收入差异也是巨大的,但也有一些国家正在改善这一情况。今年世界杯开幕前的6月7日,澳大利亚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在集体议价协议中将澳大利亚女足顶级联赛W联赛(W-League)的最低年薪提高了33%,确保女足球员的基础时薪与男足相同。法新社指出,2017年以前,W联赛中的许多球员还被视为业余球员,获得的“报酬”仅是报销的费用。 就在本届女足世界杯开幕前的6月6日至7日,国际足联在巴黎主办了第一届“女子足球大会”,来自体育和政治界的领导人讨论了女子足球的发展和赋权问题。 这场积蓄已久的关于足球界“性别平等”、“同工同酬”的争议在今年3月美国女足国家队28名球员对美国足协提起诉讼后变得更受瞩目。 自2018年10月以来,澳大利亚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FA)已经向FIFA发出了几封信函,敦促该组织朝着薪酬平等的方向迈进。根据PFA的数据,即使女性的奖金池继续以每年100%的速度增长,也要到2039年,男性和女性的奖金才会持平。 33岁的玛塔说道:“这个纪录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我们所有人。我将这个纪录分享给所有为了更多的平等奋斗的人。 此外,女足球员还称自己参加的比赛比男足球员更多。起诉书称,2015年到2018年间,美国女足国家队比男足国家队多踢了19场比赛。 事实上,早在这场女足世界杯的筹备之初,“性别平等”、“同工同酬”的话题就已贯穿始终。 不过,即便挪威足协采取了多项行动,包括任命女性体育主管等、给予女足更多支持等,赫格贝格仍然没有回到国家队,哪怕是以错过今年的世界杯为代价。她告诉CNN:“我觉得过去不够好,现在也不够好。” 美国女足队员还称,美国足协对重大赛事的奖金分配也存在巨大的差异。据起诉书给出的数据,2014年男足世界杯,美国男足止步16强,美国足协提供了共计540万美元的奖金;2015年的女足世界杯,美国女足夺冠,却只获得了170万美元的奖金。 尽管,赫格贝格随即被自己国家的男同胞、当时被西班牙俱乐部皇家马德里租借在荷兰的维特斯的马丁·厄德高(Martin Ødegaard)强烈批评,并质问她“相比毁了国家队对世界杯的准备,你也许能找到更好的事做?”但与此同时,赫格贝格的言论仍在舆论场上掀起了对“性别平等”和“同工同酬”的大量讨论。 除了增加报酬的诉求外,女足球员们还面临着基本的硬件设施不足、不受尊重的窘境。2017年,爱尔兰女足国家队威胁“罢工”,球员表示,她们曾经在前往赛场路上的公共厕所里换衣服,像“五等公民、爱尔兰足协鞋子上的泥”一样被对待。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