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说文之四十八——推敲的故事

时间:2019-05-23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着一‘闹’字而境界全出。”这个“闹”字,好在哪里? 不仅古人注重炼字,现代文学家也是如此。一次,郭沫若在台下看《屈原》,第五幕第一场婵娟怒骂宋玉,其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郭老听后,感到骂得不够,就到后台找饰演“婵娟”的演员商量。郭老说:“你看,在‘没有骨气的’后面加上‘无耻的’三个字,是不是份量会加重些?”旁边一个演员灵机一动说:“不如把‘你是’改成‘你这’,国安宣布签张玉宁 官宣时间曝光施密特还有压哨,‘你这没有骨气的文人’,这多够味,多么有力。”郭老连声称好。后来,他还为此写了一篇《一字之师》的文章。 唐代诗僧齐己写了一首诗,名叫“早梅”,诗是这样写的:“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写完以后,齐己携此诗来拜见当时的著名诗人郑谷,郑谷反复揣摩后对齐己说:其中的“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句不准确,因为“数枝非早也,未若一枝佳”。齐己不觉拜倒曰:“一字师也”。既然诗题是早梅,那么,“一枝开”肯定比“数枝开”要早,也更切合诗题诗意。 从上面的几个炼字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凡是有成就的诗人、文学家都非常重视炼字,他们对于文字的锤炼与修改,几乎达到了近于严苛的地步,其实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够在文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作为普通人,在学习写作的时候,也应该学习他们精益求精的精神,不断地修改自己的文章、锤炼自己的语言,这样才能够把文章写好,才能够提高我们语言表达的能力。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