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门口晒太阳等着政府送小康这种“等靠要”

时间:2019-08-12

  

坐在门口晒太阳等着政府送小康这种“等靠要”思想该被洗洗脑了

  国家电网湖北省鹤峰县供电公司驻村工作队队长田永明说,他们驻村帮扶的走马镇李桥村造血功能弱,贫困户看不到通过发展产业致富的希望,导致动力不足,积极性不高。有些贫困户由于身上背着长期积累的债务,没有胆量参与产业扶贫,生怕失败,“宁可穷着”。

  首先要树立耻辱观。对于甘心贫困的人要给予鞭打,让其树立脱贫的光荣感;其次,改变贫困户的思想。大力开展文化扶贫,让农民尤其是儿童接受更多、更优质的教育;再次,要有对贫困户科学的考核观。建立公开、透明的帮扶工作环境;最后,要创新产业扶贫机制,对接“真需求”,要干部带动贫困户脱贫。

  当贫困户不可耻,但甘心于当贫困户则是可耻的,长期不脱贫也是可耻的,要脱贫,最应该做的就是从思想根源上斩断“穷根”。

  “一些地区甚至还形成一种文化,认为牺牲休闲时间去获得收入是很傻的事情,打打麻将、喝喝小酒的日子才是好日子。如果政府给他们扶贫救助,他们就正好借机减少劳动,扶贫变成了‘养懒汉’。”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帮助贫困户是必要的,但养贫困户则是要警惕的。当贫困户需要用行动来改变自己的形象,当孩子看到周围的贫困户已经不再是“什么也不干”的时候,自然不会梦想去当贫困户了。当大家认识到“等靠要”思想可耻的时候,自然会行动起来。当大家体会到奋斗致富的喜悦的时候,自然会主动伸出双手,收获劳动果实。

  这种现象无疑给当前扶贫工作提出了新的课题,那就是如何治懒。要知道,脱贫攻坚战中,政府再怎么帮扶也是外力,如果当事人自身不努力、不主动、不作为,再多的资金、再好的政策,也付诸东流。即使生拉硬拽帮其一时脱了贫,也只是解了眼前之困,随时有可能再度返贫,甚至还会陷入“因穷而要,因要而懒,因懒而穷”的恶性循环。

  孩子为何“梦想当贫困户”?因为孩子们看到一些贫困户“什么也不干,就能享受各种扶持、优待”,让人“欣羡”。当贫困户似乎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什么也不干,竟然什么也不缺,这样的生活的确是让孩子们羡慕,但问题是,这样的贫困户却有违扶贫政策。

  贵州大学教授曾芸认为,资源错配是扶贫中最大的困境。正是因为观念和措施方向错了,与贫困群众的期待和习惯背道而驰,所以一些扶贫干部每天白加黑地工作,国家投入了那么多钱,可贫困户根本不说一句感谢话,还不断上访。

  记者走访了解也发现,在目前的贫困人口中,除了一部分确因身体等原因无法自己脱贫之外,有相当一部分贫困户属于主观上缺乏脱贫动力的“精神贫困”,把贫困归咎于外因,一味“等靠要”。这种现象在短时间内难以扭转。

  鄂西山区一位退休的县委书记指出,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这样的心态:“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贫困户对上门帮扶的干部很麻木,认为脱贫是干部们的事,与自己无关。

  从内因看,主要是贫困群众自身条件较差;外部因素上,拼搏奋斗、向上向善的精神文化源泉始终无法滋养到一些贫困地区,导致这些地区形成了封闭落后的思想闭环。另外,一些扶贫措施不对症、风险高,也会引发贫困群众的反感甚至抵触。

  一些贫困户以前就懒散馋,不愿意劳动,现在一没有生活来源就去找政府,给基层扶贫工作带来“破窗效应”,有些“懒汉”甚至还影响了其他贫困户的脱贫思想。

  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脱贫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鑫认为,一些地区金钱至上的理念不断侵蚀传统思想基础,以前农村相对封闭,百姓比较淳朴,现在传统道德约束力减小,国家意识和集体观念逐渐淡漠,久而久之部分贫困群众便只想“获得”、不讲付出,只求利益、不思进取。

  脱贫攻坚战已经进入决胜阶段,我们扶贫更要扶志,只有让贫困户重燃斗志,精神富足,全面小康之路才能走得更顺畅,更扎实!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分析指出,在个别地方,一些资源直接下乡让“懒汉”“混混”反成了乡村“舞台”的中心人物,客观上造成了奖励懒惰、忽视勤劳,这对村庄传统价值观与秩序冲击很大。“当前农村扶贫中,对贫困户有着各种照顾,一旦被评为贫困户,就能享受各种政策。”贺雪峰认为,这是部分地区“比穷不比富”的精神根源之一。

  “思想文化建设的主导地位没有在农村树立起来,导致一些群众缺乏感恩之心,与现代公民的要求相距很远。”湖北省恩施市崔家坝镇党委书记钟迎松认为,当前农村文化、农民教育培训等精神文明建设存在短板,部分地区的基层党建工作流于形式,尤其对贫困党员等缺乏有效引导。

  基层扶贫干部告诉记者,如今,少数自身具备脱贫条件却拒不主动脱贫的人令基层扶贫工作“伤透脑筋”。他们通常坐等扶贫干部主动上门、靠着底线政策苦捱、别人有的待遇自己一样不能少……有些贫困户还产生了“日子过不下去有国家兜底”的心态。

  近日,一篇署名为“某贫困县小学生”的作文《我的理想》在网络上热传。这篇讲述理想的作文里有这样一句话:“我长大后一定要成为一个贫困户。”让孩子说说理想,说说志向,这是老师常用的教育方式,但没想到的是,现在竟然听到孩子“梦想当贫困户”,孩子的梦想从哪里来?显然是成人世界的投射。由此可见,“梦想当贫困户”更需“精神扶贫”。

  随着脱贫工作进入深水区和关键期,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也暴露了出来。记者在湖北、贵州、吉林、山西等地走访时发现,部分地区贫困户中存在较为突出的“等靠要”思想,不配合脱贫甚至抗拒脱贫。“精神贫困”正成为脱贫攻坚路上难过的坎、难爬的坡。

  一些地方的扶贫工作没有科学设计短期与长期并重的扶贫体系,要么只看重眼前利益,要么只顾着放长线钓大鱼,三五年才能见效的项目村民根本等不起。“我们常听到鸡苗、扶贫羊被杀了吃等笑料,其实冷静思考,在某种情况下这才是农民最理性的选择。”贵州民族大学社会建设与反贫困研究院教授孙兆霞说。

  “坐在门口晒太阳,等着政府送小康”的现象并不鲜见。山西省一名扶贫干部就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个贫困户,40多岁,身体健康,因为好吃懒做,老婆跑了。以前还种点地养活自己,现在家里的七八亩旱地干脆不种了,等着救济。我们上午9点去他家,还没有起床。”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