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终报道重返现场】英国脱欧:分手不易

时间:2019-07-08

  

【2018年终报道重返现场】英国脱欧:分手不易 谈“爱”更难

  崔洪建说:“应该说最终出现硬边界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出现所谓的硬边界,首先会对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的历史和传统联系产生很大的阻碍作用,很大程度上会重新挑起北爱尔兰内部的一些历史恩怨。另一方面,也会阻断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的经贸联系,北爱尔兰一些主张留欧的民众会因此失去来自欧洲单一市场的好处。最后,硬边界会很大程度影响未来英国和爱尔兰、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关系。所以尽管现在脱欧谈判的最终结果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正是因为北爱边界的重要性,各方都会努力地达成协议,避免边界问题成为新的矛盾点。”

  像科恩这样的当地居民不在少数。据统计,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时,有56%的北爱尔兰人选择留在欧盟,德里的这一比例更是高达78%,成为全英留欧支持率最高的地区。究其原因,当地人都不希望自己生活的爱尔兰岛上重新出现一条“硬边界”。

  除了经贸考量,高斯林教授更担忧的,是英国脱欧对于北爱当地年轻一代的教育、工作和未来的影响。他特意举了自己孩子的实例。他说:“我有三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儿是英国国籍,但有欧盟的医疗保障卡,持卡在欧盟国家可以享受免费医疗服务,一旦英国脱欧,保障卡就会面临作废。我的儿子是德国国籍,目前住在北爱尔兰,但从明年3月底(英国脱欧)开始,他还能不能在北爱合理居住将成为疑问。”

  尽管这场英欧“分手戏”给一度重回平静生活的北爱尔兰带来了新的变数,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在没有答案的“边界猜想”中陷入悲观。作为旅游业从业者,奥德兰邓恩就对自己的行业前景充满信心。他说:“从6世纪到如今,我们的文化历史源远流长。未来爱尔兰岛将会吸引更多游客。2018年,来这儿的游客数量就创了纪录。尽管脱欧的后果还是未知数,但我们会让游客们来这边旅游,让他们能在欧盟、英国、爱尔兰岛的南北之间自由行动。”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梁弢、康炘冬):随着2018年临近尾声,一条500公里长的国界线突然成了全球焦点。它,就是英国与爱尔兰两国边界;更具体地说,是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爱尔兰共和国是欧盟成员国,而英国已定于2019年3月正式退出欧盟,届时英爱国界也将转型为“欧盟区与非欧盟区边界”。不过,未来的这条边界是和以前一样可以自由穿行的“软边界”,还是会变成一条重新设立边检和海关的“硬边界”?目前仍无说法。而最想知道答案的恐怕就是那些边界线上的居民了。让我们跟随记者去北爱尔兰西北部小城德里走一走,听听当地民众的心声。

  在这座人口不到12万的小城里,每天有近三万人次因为居住地和工作地分处边界两侧,需要跨境通勤。65岁的出租车司机艾迪科恩就是其中一个,他平均每天要载客跨境5次左右。科恩家族从他曾祖父起就住在德里,经历过北爱尔兰分裂动乱的他们真切体会到了身为欧盟公民的好处。谈到即将到来的英国脱欧,科恩表现出不小的忧虑。他说:“我们全家对于脱欧问题的态度是一致的。我们希望能再次举行脱欧公投,因为我们希望可以像以前一样继续留在欧盟。”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cn

  目前距离英国正式脱欧只剩3个月时间,因为边界问题悬而未决,英国议会至今没能对脱欧协议进行投票表决。据说特雷莎梅首相已经把议会投票的日子定在了2019年1月中旬,而同时,英国政府也在为万一出现的“无协议脱欧”做着各种应急准备。不过,英国和欧盟双方都反复表示,即使发生“无协议脱欧”,也会努力避免出现“硬边界”。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认为,最终出现“硬边界”的可能性不大,否则会使英国和爱尔兰、英国和欧盟的未来关系变得异常复杂。

  从德里市中心向西不到6公里,就是英国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德里以前曾叫做“伦敦德里”。市名的演变也折射出北爱地区“分”与“合”的历史进程:17世纪英格兰完全占领爱尔兰岛后,将德里改名为伦敦德里;而当地天主教徒仍称它为德里。2015年,伦敦德里市议会将城市名改回德里;但当地新教徒至今还是称它为伦敦德里。

  边界变化带来的问题当然不只是影响人们出行那么简单。在《金融时报》和《泰晤士报》财经板块专栏作家保罗高斯林教授看来,英国脱欧后北爱边界线的不确定性必然会影响地区未来经贸发展。他说:“人们到现在为止还不清楚英国真正脱欧后,边界会是什么情形。我们可以试想脱欧后人们依然享有边境自由通行权利,但是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他们无法预测货物在边境流通的情况,因此很多商家开始考虑减少投资,不再扩大边境贸易规模,这无形中也影响了当地经贸发展。”

  英国曾表示脱欧后将会离开欧洲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这意味着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很可能会由“软”变“硬”,恢复设立用于检查跨境人员、车辆、货物的一应口岸设施。这样的经历,对于土生土长的德里人奥德兰邓恩来说并不陌生。现在已经是当地旅游局负责人的邓恩向记者讲述了他儿时记忆中“硬边界”给人们生活造成的不便。他说:“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这里有边境检查站和海关,英国军队在边境巡逻。夏天,很多人去海滩,可以看到长串的汽车排队等着过检查站。本来去海滩只需要15到20分钟,但因为等检查,可能要花1到2个小时。回来时,还得再花1到2个小时过检查站。”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