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根东:5年时间找到239座碉堡遗址

时间:2019-05-29

  

吴根东:5年时间找到239座碉堡遗址

  24日中午11时,在吴根东的带领下,山西晚报记者来到西山万亩生态园,见到了园内一座碉堡。“你看,这都是后期修复的。”摸着碉堡的石砖,吴根东给山西晚报记者介绍。这是一座三瓣梅花样的碉堡,共有两层,一层墙上的射击孔都保留得比较完整,石砖由外向内层层递进。“你看,这么设计是为了阻止子弹直接射进碉堡内。”吴根东说。碉堡二楼石砖的颜色和一楼有很明显的不同,这也是他判断这座碉堡后期修复的主要依据。 这一次的经历,并没有被吴根东放在心上,直到2013年的冬天。“那年我看了一部解放太原的纪录片,才知道当时太原碉堡的建设数量和坚固程度是中国城市绝无仅有的,堪称世界之最。”吴根东说。从那个时候起,吴根东开始翻阅大量资料,试图找寻有关太原市碉堡的各种信息,“问了很多人,都说知道太原有碉堡,但有多少、在哪里、现在怎么样,都没人能说得清,所以我就想,能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到一些呢?” 寻找碉堡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常无功而返暂且不说,偶尔遇到的危险才真正让吴根东后怕不已。“我碰到过两次野猪。”吴根东说,其中一次是他去罕山寻找碉堡遇到的。罕山位于太原的最东端,与晋中市的寿阳、榆次接壤,距太原约30公里。当时,吴根东在当地一个村民的引导下前往位于紧邻307国道的张家河村寻找碉堡,因为路上杂树、灌木丛生,他正在找路的时候,突然听到村民说:“看,野猪。”“我当时只看到一个猪屁股,但也很紧张,加上知道野猪伤人,就赶紧跟向导(当地村民)请教,向导告诉我,一般只要人不主动招惹野猪,它是不会攻击人的,我这才放下心来,可是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吴根东说。在此之前,吴根东经常是一个人赤手空拳上山寻找碉堡,但自那以后,吴根东每次上山时,都会随身带着一根木棍。 虽然在寻找的过程中困难和危险重重,但吴根东一直没有放弃。今年3月份,他将自己找到的239座碉堡的照片,连同这些碉堡的“前世今生”以及自己在寻找过程中的种种见闻与感受,共同交给了北京一家出版社,出版了图书《解密239座太原碉堡的历史档案》。“我感觉一大部分最重要或主要的应该都找到了,但因为没有相关的历史资料,咱们太原哪些地方还有,目前还不好说,但我会坚持找下去的。”吴根东坚定地说。 除此之外,吴根东谈论最多的,还有卧虎山的碉堡,因为除了位于享堂的梅花碉外,他还去附近找过6次,可遗憾的是只找到残碉;还有兰岗村的蘑菇碉,因为这里的碉堡大部分是蘑菇状,是蘑菇碉的集中分布区…… 所有的碉堡中,让吴根东印象比较深的,是位于牛驼寨的庙碉,因主碉是在老爷庙的基础上修建而成而得名。庙碉位于牛驼寨太原解放纪念馆以东2公里的一座山头上,由石块和水泥构筑而成,四壁厚度超过一米,碉顶呈“人”字结构,厚度达到一米五以上。“据说当时建好以后,阎锡山让人用野炮猛轰,但炮弹只在碉堡上留下了几个白点。”吴根东说。 “碉堡有多少种呢?”山西晚报记者有些好奇,可对于这个问题,吴根东坦言,自己也没办法回答,“根据现在找到的资料和实物来看,当时的碉堡种类最少有几十种。”他掌握的资料中,碉堡以二层圆形碉最多;高度上,既有带地堡的,也有仅地面上一层的,还有五层的;形状有圆形、方形、三角形、六角形、半月形……“有些我根本看不懂,只能叫异形碉。”吴根东说。 除了遗憾外,让吴根东更不解的,是别人对他这种行为的质疑。“因为很多碉堡都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我要找就必须向当地的村民打听,但有时候就会遇到有些村民问我:‘你为啥要找那个?’”面对这种问题,吴根东解释道:“其实我找这些碉堡,一是希望能铭记历史,记住那场中国独有的‘碉堡战争’;二是希望后人能够珍惜今天的和平环境和幸福生活。”在他看来,即使这些碉堡建造的初衷可能不那么美好,但如今,它们作为历史的见证者,还是值得保护的。 2014年初春,吴根东正式踏上了寻找碉堡的路途,这一走,已经5个年头了。5年来,他一共找到了239座碉堡。这些碉堡,既有他通过查找资料寻找到位置的,也有偶然发现的。“有很多是别人说在什么地方有,但等我找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存在了的。”这种情况让吴根东觉得很遗憾,“可以说太原的碉堡在逐年消失吧。” “第一次见到碉堡应该是在2006年吧。”吴根东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当时他去五龙沟村附近游玩,那里有几座残碉:“当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原来在书报、影视上看到的影像,第一次真正触摸到了,还是挺新鲜的。” 他叫吴根东,今年60岁,是一个普通的太原市民,在寻找碉堡这条路上,他称自己会一直走下去。5月24日,在太原市小店区一办公楼内,山西晚报记者见到了吴根东。 “村民们说这两年生态好了,人民日报一线视角:好学知耻还需力行,山里各种动物就多了起来,尤其是春天的时候,山里的蛇都出来活动了。”吴根东说,而他最特别的一次经历,就是在寻找碉堡时,当地有村民警告他:“别去,那里现在已经成了蛇窝了。”“想想真挺后怕的,如果没有遇到那个村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一次偶然,他知道太原在多年前是一座“碉堡城”。自那之后,他走遍了太原周边多个县(市)、区,寻找那些可能被人遗忘的碉堡遗址;5年后,他把已经找到的所有碉堡都拍照存证,并将有关资料结集出书。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