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药成夺命药假“拜阿司匹林”流入21省药物含

时间:2019-05-29

  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1月,他们一共向全国各地发了341条线索。

  从北京回来后,窦仁祥将药物送到安徽省检验机构检验。经鉴定,“该药物有效成分含量为0,药丸全部由淀粉制成。”也就是说,这批药是一点药效都没有的“真”假药。

  “这么多药店倒闭,那么多人因为这起案件被禁入医药行业,没了饭碗,作为办案人员,你们有没有彷徨过?”江淮晨报记者问窦仁祥。

  经过周密的计划,两部门决定于2018年5月18日收网,案件也被正式命名为“5·18”制售假药案。在此之前,专案组已掌握另一家药店祥瑞堂,便是诚安药房的上线。

  “我们每一位稽查队员都坚信,这份工作是崇高的,严厉打击假药,惩处违法犯罪是在挽救千万人的生命,我们都会坚定地走下去。”

  但为何在胡某家中查获的假药数量很少呢?原来他以销定产,凡是有下线在网上订购,他便承诺十天发货,在十天内完成购买、烘干、组装、发货。

  包装盒上的生产批次、电子监管码都没有问题,网上甚至可以查到这一批次的药物。可既然紧俏,为何展柜上的药不敢放在最显眼位置?如果都卖到断货,何至于2016年生产的批次仍没卖光?老周吃了11年的药,为什么突然觉得味道不对,还接连出现头晕症状?种种不符合常理的现象给案件再添迷雾。

  2018年5月13日,一上班,窦仁祥就收到同事给他的文件,是北京市市场监管部门的回函。

  在收到回函之前,他们去嫌疑药店暗访,发现老周买的药还在售卖,却摆放在展柜的最里端;奔跑于市内大大小小的药店、医院,发现这段时间这种阿司匹林相当紧俏,有些医疗机构甚至都出现断货现象,但诚安卖的还是2016年的生产批次……

  疑点终于解开,这就是为何老周吃出药丸有甜甜的味道,服用一盒后会感到头晕的原因。

  让稽查人员震惊的是,从胡某发货的物流单追踪,他所制售的假药(阿司匹林、拜新同硝苯地平控释片等)发往全国21个省份49个地区,安徽只是其中一个极其弱小的分支。

  原来席某是通过微信在网络上购买假药,到滁州后仅仅发了一单货便被抓获,包括阿司匹林在内的心脑血管假药上千件,分别发往滁州市和明光市的11家药店。他交代,上线是哈尔滨的胡某。

  窦仁祥是滁州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二大队的大队长,刘永生和关禹都是二大队队员,三人均在不惑之年。

  深夜11点,小城里静悄悄的,一栋政府办公大楼二楼还亮着灯,窦仁祥、刘永生和关禹还在翻阅着当天刚刚收集的资料。

  “太好了!”窦仁祥迫不及待地打开,大致内容为“该药品经厂家鉴定确认为假药”。更大的挑战即将到来。

  据江淮晨报报道,一张张快递单指向全国21个省份,一盒盒救命的小药丸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条条微信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制假售假犯罪网络……历时半年,穿越千里,上千页案件卷宗,安徽省滁州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联合滁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破获特大制售假阿司匹林等西药案,涉案价值超千万元。据悉,此案为罕见的化学药品制假售假,更让人震惊的是,涉案的阿司匹林经检测药物含量为0。

  目前,“5·18”制售假药案涉案金额高达上千万元,涉案的4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滁州市南谯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并移送南谯区人民法院起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和正常程序不同,他们没去药店,而是“绕道”,先去了老周的家。何时购药、吃了多少、具体感觉哪里不同……

  在胡某家,现场查获制假工具、假药若干。为了逃避打击,胡某通过网络从各地购买包装盒、锡纸板、药丸、标签、说明书等,用家里的打码机、烘干机等组装成成品,再通过网络销售到全国各地。

  涉案的席某和杨某分别被抓,但刚查获的药物还没认定。公安机关扣留犯罪嫌疑人的时间有限。想要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当前必须要做的就是假药的认定。而送检等待时间过长,最快的办法就是直接带着药去北京,让药企鉴定,由北京市市场监管部门出具相关法律文书。

  十天前,该支队接到一起举报。举报人是70岁的老周,有11年的脑梗病史,长期服用阿司匹林。但这一次他从市区一家名为诚安大药房买的阿司匹林,却出现了蹊跷。因为吞咽功能弱,老周会将药放在口里含着,却嚼出了一丝甜味,老人怀疑药有问题。

  回到滁州,针对从胡某、张某处获取的信息,稽查队员开始了“5·18”案第二阶段的工作,通报线索函。简单来说,就是将所有查到的假药发货信息通报给全国21个省份49个地区的药品监管部门开展协查,最大限度减少假药对患者的危害。“这个工作很繁琐,需要整理大量的信息。”

  周日,窦仁祥三人便带着查获的药品抵达北京。周一早上,药品就经药企现场鉴定,判定均为假药。有了这一铁证,公安机关立即对涉案人员进行刑事拘留。

  查处诚安药房那天,一位新来的稽查队员曾问窦仁祥,药店老板娘为什么会哭。窦仁祥告诉他,因为药店要关门了。

  2018年4月20日下午5点,窦仁祥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快要下班的周末。21年的稽查经验培养了他敏锐的嗅觉,他和同事都觉得这是一条能深挖的线索。

  收网当天,在诚安和祥瑞堂两家药店,现场查获同一批次阿司匹林若干。药店负责人也同时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滁州、明光两地立即对11家涉案药店进行查处。前后耗时五个月,直至2018年10月,11家药店全部查实销售假药,均被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共29人被处以法律的惩罚,10年内禁入医药行业。这其中牵扯的案中案,如执业药师挂证不在岗等都受到了惩处。

  既认定为假药,便是涉刑案件。窦仁祥请示支队长黎志杰后,立即联系滁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联合办案。

  从老周家出来,他们拎着剩余的两盒阿司匹林。包装盒显示该药是德国一家知名药品品牌公司生产,中国总部在北京。这种阿司匹林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常用药、救命药,该品牌也是药效最好的一种,价格适中,一盒13-16元。

  2017年,该支队破获制售假冒冬虫夏草案,案值千万元;2018年,再次破获千万元跨省生产、销售假壮阳药案。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窦仁祥他们不断向前奔跑,那应该就是肩上的责任和坚定的信念。

  直至今日,没有一起行政复议,没有一家药店提起行政诉讼。“这充分说明这个案子办得细。十几本卷宗,上千页材料,每一个字都是铁一样的事实。”黎志杰说。

  在滁州、明光打击假药销售点的同时,窦仁祥等人又先后两次到哈尔滨,配合滁州公安抓捕胡某与张某两名上线,打掉了藏在哈尔滨的两个制售假药的窝点。

  “从来没有!”窦仁祥非常坚定,“药品不是一般的东西,这是人命关天的。”窦仁祥还记得检验出阿司匹林药物成分为0的那天,他非常愤怒,他的爷爷在世时就患有心脑血管疾病,阿司匹林就是他的救命药,每天都要吃,一刻也不能停。他想,如果病人长期服用这种假药,可能忽然有一天就突发脑梗死亡,那时就连自己是被假药害死的也不得而知。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